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年份期數

Recent

數據載入中...
融入全球衛生,刻不容緩
無標題文件

融入全球衛生,刻不容緩

醫管系 白裕彬助理教授

  我國近年來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呼聲,固然一開始是與國內政治中,關於國家人格所面臨的嚴重危機下,如何進行國家再定位的爭議有關。但是,時至今日,由於國際間越來越多的貿易與人員交流互動,使得各個國際組織,在國際規則的制定上,其角色也日益吃重。國際規則不管是重新還是全新制定,影響到各國利益的可能性,也就越來越高。因此,以我國的醫療與公共衛生水準,在過去幾十年中,或許還可以不依賴世界衛生組織的協助,而自食其力、游刃有餘;但是在全球化加速的情況下,如果未能在國際遊戲規則的制定過程中分享資訊,乃至於作出適當的反應,那麼顯而易見的是,將會對國家競爭力造成嚴重的傷害。因此,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已經超越藍綠統獨,而與國家實質利益息息相關。

  確實,我國目前雖然礙於並非聯合國會員國的資格問題,在參與直屬於聯合國之世界衛生組織的進程上,可謂難如登天。但是在 SARS 之後的「國際衛生條例」修訂案通過之後,我國實質參與國際衛生組織的管道,事實上也已經逐漸開啟。而目前中國方面,對於我國在參與國際衛生事務方面的重大進展,事實上也正透過與甫過世不久的前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李鍾郁所私下簽署之「諒解備忘錄」,一定程度的進行對於所謂中國代表權的損害控制。簡言之:該備忘錄要求我國提交擬參與世衛組織活動之衛生專家名單給世衛組織,該名單中的人員經世衛組織轉交中國後,需經中國方面同意,始得放行參與。

  這種做法,不僅在實質上持續矮化我國國際地位,削弱我國在選派人員與表達國家立場的國家主體性,也將嚴重考驗我國衛生官員與可能被選派之相關學者專家的國家忠誠度。更重要的是,它將使得我國參與世衛組織的活動,被定位在技術層次,而無法對於全球化過程中,隨時隨處可以影響個別國家重大利益的全球衛生政策,在制定過程中迅速獲得第一手資訊,並作出適當反應,以捍衛利益。 

  事實上,透過上述「諒解備忘錄」下所規劃的技術性參與世衛組織活動,已經局部展開。可惜的是:由於我國若干官員對於中國的意圖有所不察,竟然還以已經成功參與世衛組織活動而沾沾自喜。其結果是:在今年 ( 2006年 ) 五月關於討論台灣以作為觀察員的資格參與世衛組織的二對二辯論中,雖然為我國觀察員資格之提案提出辯護的友邦代表之論點鏗鏘有力、擲地有聲,贏得許多邦交國與非邦交國的認同;但是中國衛生部長就直接以「已經讓台灣實質參與世衛組織」為理由,拒絕我國以作為觀察員的資格參與世衛組織的提案。中國代表團所提出的這個「已經讓台灣代表以個人名義參與技術性活動」的論點,雖然掩蓋扭曲了若干事實,但是確實也讓我國在國際宣傳上,陷入了啞巴吃黃蓮的窘境。

  如上所述,我國今年代表團叩關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一如一般所預期的無功而返。但是,在這個挫敗的表象底下,其實有許多為一般國人所不了解的實質進展,例如我國與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區域辦公室的互動關係將日漸增溫,即為一例。

  展望未來,我國政府除了持續透過叩關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對世界各國宣達我國參與國際事務的強烈企圖心之外;其實更重要的是,由於隔絕於國際社會已久,我國在技術層面以上的國際衛生政策人才,已面臨嚴重斷層的窘境。在我國實質參與國際衛生組織的管道已經逐漸開啟的今日,如果在國際衛生政策的制定過程中,無可用之兵、可遣之將,而只能在技術層次的「個人有限參與」上打轉 ,劃地自限,那麼不僅有愧於美日等各方友邦在此議題上的大力協助,也有虧於切實維護國家利益之重責大任。

  對於這個關乎國家重大利益的發展,本系下設「國際衛生實驗室」,除了研究國際衛生相關議題之外,亦積極從事跨校合作,選派同學於寒暑假到國外進行實地參訪調查的工作。在此也竭誠歡迎對此議題有興趣的同學,能夠加入關心,甚至於進一步積極參與此行列。 

瀏覽數  
  • 轉寄親友
  • 友善列印
  • 新增到收藏夾
  • 分享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