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
年份期數

Recent

數據載入中...
神經科學暨分子影像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Neuroscience and Molecular Image ) 心得報告

神經科學暨分子影像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Neuroscience and Molecular Image ) 心得報告

    長庚醫院分子影像中心 閻紫宸主任

  醫學系神經內科 陸清松主任

  神經科學暨分子影像學是二十一世紀的研究主流。本校為了促進神經科學暨分子影像學學術研究交流及提昇國際學術地位,而舉辦此次的「神經科學暨分子影像學國際學術研討會」。此次研討會邀請歐、美、日世界級的腦影像學大師蒞臨演講,演講內容皆是全世界最熱門而且是最新的議題。藉由此次研討會,不但可與國際機構長期合作,奠定長庚醫院與台灣在國際上的形象,為將來培養人才交流而鋪路;更可以提升長庚醫院與台灣的研究潛力及研究水準。

此次研討會主題有四: ( A ) 分子影像學之臨床應用。 ( B ) 基礎神經科學之最新發展。 ( C ) 神經退化性疾病之基因探討。 ( D ) 腦刺激術的生理機轉與臨床應用。研討會之概況,綜合報告如下:

(A) 分子影像學 ( 第一天研討會 ) :

  林口長庚醫院神經科學中心及分子影像中心在 2006年 1 月21~ 22日舉辦神經科學暨分子影像學國際學術研討會。

  在這次腦神經影像議題方面,我們 邀請到與長庚已合作多年關係的孔繁淵教授。孔教授不但是賓州大學終身教授, Dopamine Transporter ( TRODAT ) 和 Serotonin Transporter ( ADAM ) 的發明人,最近更發明了 β-amyloid analogue,用在鑑別診斷 Alzheimer's Disease 以及評估藥物在減緩 Alzheimer's Disease 的進展方面相當受到同行和藥廠的重視。孔教授演講的精彩度不在話下,我們趁著孔教授在本院指導期間,請求孔教授能讓魏孝萍博士以及魏博士的學生 ( 也是本院 cyclotron 碩士級放射化學師 ) 到孔教授賓州大學的實驗室去學習 β-amyloid analogue 的合成方式。基於過去多年合作的情誼和愉快關係,孔教授慨然答應我們的要求。第二演講者是來自 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 的Joanna Fowler 教授。Joanna 主掌全美藥物濫用在 PET上的研究議題,在全世界神經和精神界鼎鼎有名。Joanna在 MAO ( Monoamine Oxidase ) 以及 MAOI ( Monoamine Oxidase Inhibitor ) 的研究是全世界第一。MAO 以及 MAOI 在神經和精神領域方面的研究非常重要,本次大會有超過 50 位精神科醫師專程為了 Joanna Fowler 教授來聽演講,足見 Joanna Fowler 教授的吸引力有多大。第三位外賓是曾經擔任過北美核子醫學學會理事長的 Michael Devous 教授,Michael 目前是德州大學終身教授,其口才流利、知識淵博、交遊廣闊、人脈奇佳。自從 Michael 與我們一起參加 GE-Healthcare TRODAT 的國際研究計之後就漸漸熟稔,在這個國際研究計當中,我們所負責的是臨床試驗這一塊,Michael所負責的是將臨床試驗影像結果轉換成 user-friendly 的電腦分析軟體。有關電腦分析軟體,至少還有三個地方在做,一個是英國倫敦大學的 Dewi 教授,一個是美國耶魯大學的 John Siebel 教授,另外一個就是本科林昆儒醫師和美國芝加哥大學陳津渡教授。有這麼多家研究,顯然這是一個重要,但困難度高,並且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共識的研究。Michael 表明態度,不歡迎芝加哥大學去他的研究室 ( NIH計的競爭者 ) ;但卻十分歡迎我們3月底赴美開會的途中參觀他的研究室,為我們打開了另一扇國際合作之門。第四位外賓是伊利諾大學位於芝加哥的 Keith 教授,他是全世界第一個使用 3T-MRI 的放射科醫師 ( 超過十年的使用經驗 ) ,目前,他也是全世界第一個使用 9.4T-MRI 的放射科醫師。Keith 教授除了有豐富的 3T-MRI 9.4T-MRI 臨床經驗之外,他也是全世界第一個使用 MRI 來觀察細胞膜 Na-K Pump 的研究人員。Keith 教授利用 MRI 來測量細胞膜 Na 的含量,這種技術在腦部缺氧狀況 ( 例如腦中風、腦外傷等 ) 可以評估腦細胞是否存活,同樣的也可以運用在癌症細胞的治療規劃和評估療效方面。我們中心剛剛設置 3T-MRI,Keith 教授吸引了本中心 3T-MRI PIs,基於大會演講時間上的限制,當晚的晚宴特別將 Keith 教授的座位和本中心 3T-MRI PIs 排在一起,本中心 3T-MRI 的PIs 在晚宴結束後都深感受益良多,知識上的收穫遠勝過實質上 ( 胃 ) 的收穫。

  第五位演講者是潘曉川教授,潘曉川教授是芝加哥大學非常年輕的終身教授。他和他的實驗室在 CT 的程度不但是世界級,並且領先全世界許多其他實驗室。他們首先提出利用 π-line 和 chord來解決 CT 多層次體積重建的研究者。潘教授提前到臺灣,並特別到放射診斷科和放射腫瘤科分別演講 CT 的研究近況和 CT 在 IGRT 的角色,全場爆滿,連儀器廠商的維修工程師都聞風趕來,甚至有許多同仁想瞭解如何到潘曉川教授實驗室去進修。若想到潘曉川教授的實驗室必須物理、數學和電腦都要很強,他的博士生多數都有 5~8 篇以上論文發表在 IEEE Transactions, Medical Physics, 或其他學術期刊上。所以,他的博士生常常是一畢業便被優秀大學或醫院挖走 ( 例如最近一個即將畢業的學生被 Mayo Clinics 挖走 ) ,而且不必經過 Fellow 或是 Post-doctoral 這個階段,直接成為Assistant Professor。因此,想去潘曉川教授的實驗室必須先要想清楚,否則會有很大的失落感。第六位外賓 Ta-maki教授,他在 O-15 PET 腦血流研究是屬世界級的,並且在利用 O-15 PET 腦血流研究腦中風是領先全世界的。本院 cyclotron 中心在籌建之初,另一個目標是腦神經和精神影像。因此,魏孝萍博士和林昆儒醫師曾經拜訪過 Tamaki 教授。Tamaki 教授傾囊相授,使得本中心 cyclotron O-15的設備上,少走許多冤枉路。由於腦神經和精神影像是本中心的另外一個重點,我們已經和 Tamaki 教授有默契,日後將在這個議題上共同合作。

  最後位壓軸的演講者是 David Brooks 教授。他目前不但是英國倫敦大學 Imperial College 的教授,倫敦 Hammersmith 醫院神經學和 PET 中心主持人,也是英國 MRC (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 在 Neruoscience 召集人和 GE-Healthcare 所屬 Imnek Co., 在英國的負責人。他的許多研究都和帕金森氏症有關,經由 Imnek Co., 的經營管理,David 和國外研發的許多大藥廠都有長期合作的關係。我們在去年 2月曾親赴倫敦 Hammersmith 醫院,向 David 學到許多非常重要的概念。由於 David 太有名了,所以特地將他放在最後一位。果然在大會結束的時候還有超過 2/3 的與會人員,大家欲罷不能。結束時,包括慈濟大學林欣榮教授,高雄醫學大學副院長劉金昌教授和陽明大學宋秉文教授,都帶領十多位同仁向我們道賀。稱讚這是場不但不打瞌睡的演講;而且是不同等級,不同程度,不同背景的與會人員都有收穫的演講。我聽了很高興,知道這次會議至少沒有丟了長庚醫院的臉。

      對於會場的佈置和議程的安排,由於適逢過年和本著 Formosa 的本意,我刻意除西式排場,完全以本土來表現。以台灣人年節好客的禮儀,到全省各地蒐購最新鮮的各種台灣水果、傳統點心和飲料。這些食物放置在竹編的篩網上供人隨時取用,會場以傳統紅色的迎春納福,來迎接貴客和迎接長庚醫院 30周年慶,讓所有參加者一到了這裡就不由自主的叫 Formosa。在大會議程方面,我們省去冗長的祝賀詞,改以太鼓和八部合音,來意謂擊鼓鳴兵、棒棒相傳,和長庚醫院最引以自豪的,融合各大醫學院畢業菁英為所有病患服務之精神。

  辦國際學術活動說不累是假的,同時,為了使大會水準達到自己的要求,絕對是賠時間、賠精神及賠錢。但是,辦國際學術活動可以增加國內外的互動,擴大研究團隊各個成員的視野,增加醫院及台灣的國際知名度,甚至可以多交幾個朋友,增加人脈,以及增加日後團隊成員在國際的支援。想到這些都是再多錢都買不到的邊際效益,再加上多年來受到長庚醫院的支持和鼓勵,切的犧牲不但不算是甚麼,反而是種十分甘甜的學習和成長。

 (B) 基礎神經醫學 ( 第二天研討會 )

  此次邀請到日本的加藤宏之教授,闡釋了腦缺血耐受性現象是動物體腦內與生俱來的自我保護機轉。加藤教授自1990年代起即對腦缺血耐受性有深入研究,他最擅長使用砂鼠來做動物實驗,來研究不同之因子,例如神經營養因子或熱蛋白,在缺血耐受後之變化,希望能尋找出有哪些因子可能是動物體內的自我保護物質,而對此些自我保護物質的研究,希望能夠對腦中風之治療有所助益。美國Strack 教授提出了粒線體蛋白質 Phosphatase 2A Holoenzyme 和神經細胞死亡的相關性,Strack 教授認為透過對粒線體的研究,能夠了解細胞死亡的機轉,進而研究如何預防及延遲死亡。在急性腦中風之治療上,雖然有眾多之神經細胞保護劑、血栓溶解劑被研究過,但是目前只有 tissue plasminogen activator 被美國 FDA 認定,在腦缺血後三小時內給予,可以有效地改善腦血流,而減少神經細胞之死亡。因此,對於新藥或新的物質急性腦中風療效之研究是必須的。徐偉成教授嘗試在大白鼠腦缺血後給予使用 G-CSF,他發現 G-CSF 對急性腦中風可以有很好的治療效果,能夠使腦梗塞之範圍和未使用 G-CSF 之老鼠相比較有明顯之減少,他的研究提供了另一種可能之腦中風治療方法。此次之研討會使我們對腦中風之治療充滿了信心,講者研究顯示腦部神經細胞受到傷害時,會產生自我保護機轉,如果能在腦中風急性期給予有效的治療,能夠明顯改善腦中風,而此些治療效果或許和粒線體之蛋白質有關。我們相信對於腦中風,仍然有許多問題值得去探討,也仍然有許多有效之治療模式值得去開發。

(C) 神經醫學遺傳學 ( 第二天研討會 )

  我們很榮幸地邀請到美國梅約醫院臨床醫學研究所的 Matthew J. Farrer 博士和日本順天堂大學神經醫學系的 Nobutaka Hattori 教授,他們分別代表國際上家族性帕金森氏症基因研究的兩大研究團隊,這次會議上不僅針對整個帕金森氏症基因研究過程做了一個非常完整的 review,同時也提供了帕金森氏症最新的病理學基礎和未來醫療的方向,令我們獲益匪淺。

(D) 臨床神經生理學 ( 第二天研討會 )

  於本次30週年院慶的學術活動中,臨床神經生理學方面,邀請二位國際級的知名學者與二位為國內極為活躍的研究者給予精彩的演講。這四位演講者非常看重長庚的份量,也珍視本院於此領域的成就,將許多他們個人尚未投稿的重要研究成果,或是仍在進行中的研究計畫於本次大會中發表。一般而言,重要的研究者是不輕易將尚未發表於重要期刊的論點,提早公諸於世的,除非他們認為聽講者有充分的水平,並可能獲得雙向回饋的機會,此二位國際級教授,多年來幾乎每年在世界的動作障礙年會都受邀演講,他們於 2006 / 1 / 22下午的 lecture,確實使得許多聽眾如沐春風。首先 John. C. Rothwell 於大會中對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的臨床應用與可能的未來發展做了進一步的說明。Professor John 說明人類的二側大腦半球在功能上是互相支援輔助的,尤其是當你執行某些特定的動作程式 ( motor task ) 時,如果局部的大腦半球皮質受損,則會誘發與此受損半球互相連結的皮質產生相對性的受激活性改變,而這種改變是中風病人腦受損之後,功能恢復的契機。John 用二種方法: ( 1 ) 重複 TMS 之後的活性改變; ( 2 ) functional MRI 來說明與主要動作區 ( primary motor cortex ) 相互連結的大腦皮質有哪一些大腦皮質。John 的實驗說明了,如果想要於中風病人的臨床恢復過程中去增進病患的恢復能力,可以從這些皮質施予 TMS。接著 Professor P. Brown 多年來即對於腦基底核 ( basal ganglion ) 與大腦皮質之間的聯動震顫頻率有深度的研究,此次大會 Peter 闡釋深部腦刺激 ( Deep Brain Stimulation;DBS ) 時記錄到的細胞震顫與大腦皮質之間的腦波活性,對於動作執行流暢度的重要性。Peter 發現 B-band ( 約 13-30 Hz ) 的協同活動對於帕金森氏病患有過度增強的現象,而這種基底核與大腦皮質 ( basal ganglion-cortical loop ) 的過度強化,會使得原先執行的動作程度強力被留置,以致於新的動作程式無法加入,導致帕金森氏病人的臨床症狀。這種臨床的神經生理變化,或許提供了治療帕金森氏病患的新契機。再來,由本院黃英儒醫師提出一套全新的 TMS 刺激方式:陣發型磁波刺激術 ( Theta burst stimulation of repetitive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 ,黃醫師首先引論 TBS 優於傳統 TMS 的基礎理論與臨床資料。再進一步報告 TBS 作用於 pre-motor cortex 以及primary motor cortex 對於 motor cortex 受激化活性的影響,他以局部肌張力不全症中的 writers cramp ( 寫字型痙攣症 ) 為研究對象,說明一系列大腦皮質相關連的受激活性理論。最後,廖光淦醫師將臨床上最常見到的原始反射 ( primitive reflex as palmo-mental reflex : PMR ) 做深入的神經生理學研究。他利用三種方法: ( 1 ) 成對重複的 TMS ( paired-pulse stimulation of TMS ) ; ( 2 ) 大腦皮質靜止期 ( cortical silent period ) ; ( 3 ) long-loop reflex來證明 PMR 是歸因於大腦皮質的抑制活性缺失。 

本次國際學術研討會能成功,並獲得來自各個方面之讚譽,一則是受邀的享譽國際學者都是目前專業領域之佼佼者,聞道者自然踴躍參與。再則是各界大力支持,尤其是神經科學研究中心暨分子影像學中心通力合作。此外,將場地佈置配合過年節慶氣氛,以及臺灣主題之展現,瞬間映入眼簾,觸動心靈,扣人心弦,更讓參與者不由自主地融入其中。                  

瀏覽數  
  • 轉寄親友
  • 友善列印
  • 新增到收藏夾
  • 分享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
Voice Play
更換驗證碼